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( --.--.-- ) ( スポンサー広告 )
【蛇栗】It’s still you【magnet再生200萬賀】
。。。"8-(栗o・ω・)o<200萬再生ありごー >o(・ω・o蛇)-8"。。。
だそくりあ再生200萬おめで之う!

Get this widget | Track details | eSnips Social DNA


初識時的那個是你,現在你仍然是你。

時過境遷,物是人非,身邊卻依舊是對方默默守護的身影。

Magnet再生100万,150万,200万。今後的250万,300万……希望對於他們而言,對方仍舊是對方,永遠不變。

而對我們來說,不論過多久,蛇栗,也還是那個蛇栗


Hey, it's still you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lear不止一次載送喝醉酒的蛇足回家。
要說起到底是爲什麽,他覺得自從那首magnet完成以後,圈子裏的朋友好像也有了什麽微妙的默契——有蛇足在場的酒局,灌醉了就會給自己打電話。
不去又不好吧,他心想自己是不是對蛇足太好了,某人隔天竟然就給了他一把自家的鑰匙。
“這樣大概會方便進我家門。”那張美型的臉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他不由苦笑,“蛇足さん,你有沒有抓錯重點?”他明明跟蛇足抱怨自己每次把他搞上樓都很累,通常人的反應都是該去減肥了吧。
可惜那抓抓頭發傻笑兩聲的美叔叔,就不是什麽通常人。
——《It’s still you》蛇栗magnet再生200萬賀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( 2010.10.13 ) ( 浮雲軒 ) ( COMMENT:1 ) ( TRACKBACK:0 )
[蛇栗]二人の彼
大過年的沒事干我寫蛇栗。。。。小試牛刀一下orz真人CP第一次寫,我邊寫腦子變混亂orz所以寫出來不知所以然的東西只記得大過年的嘛給個HE囧。。。傷眼注意||||

蛇栗最高蛇栗最高蛇栗最高………………蛇栗蛇栗蛇栗蛇栗蛇栗蛇栗………………

管你們攪基請給我蛇栗QAQ!!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二人の彼

蛇栗(蛇足xclear)

。文章與歌手現實生活無關 。


爲什麽偏偏在上班高峰期有預約?
月台上滿是等待下一班列車的人。他有些茫茫然看著灰色的天空,心想東京的人口怎麽就這麽多。
進站提示響起,不需要移動就可以被人流帶上車,他正要挪動腳步,突然就有什麽東西撞在他的後背。
回首,栗色的腦袋懸空一秒,落進了他的懷裏。
哎?
“喂,你沒事吧?”
陌生的青年似乎是失去了意識,他差點沒有扶住將體重都壓在自己身上的栗色腦袋的主人。周圍的上班族匆匆忙忙繞過兩人,車門在他身後關上,他扶起對方的肩膀,果然雙目緊閉。
看到有些微紅的臉頰和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到的體溫,他有些無奈的摸了摸對方的額頭,挺燙。
偏偏今天趕時間,掏出手機,他撥出了急救電話。


( 2010.02.13 ) ( 浮雲軒 ) ( COMMENT:7 ) ( TRACKBACK:0 )
[骸雲][剥皮櫻花續集]血光寶石 (五)(完)
第二天局裏爲雲雀搞了慶功會,不過主角遲遲沒有出現,川平笑著說,討厭群聚的人怕是永遠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。
上頭發下調令叫雲雀完結了案子就回總部去,順帶還發現昨晚關掉的手機裏,收到了不少六道骸發來的短信。
最新的一條是今天早上的,說祝賀案子了結,期待早日看到雲雀警官無表情的臉。
他真的差一點點就把手機摔到地上。

知道發現真相前,恐怕雲雀怎麽也想不到,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偶然。不論是在他原先呆過的城市發生案件、死者是舊案的關系者、一平的出現……
他下了車,在他辦公室外沙發上等著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六道骸。他披散著藍色的馬尾,笑嘻嘻地在他耳邊吹氣道,“我都不曉得,偷走風屍體的人,原來就是你。”
後退一步,滿意地看著鳳眸瞪大。骸笑著說,“kufufufu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,在你的世界裏原來還有跟我一樣特別的人。”
這是雲雀恭彌沒有料到的。
原來這看似只和雲雀有關的案件根本是骸在幕後操縱,風對雲雀而已總是有些與衆不同,猶如自己對其有著一定的影響般,讓人有些嫉妒。最開始給一平提供的情報和殺人方式的來源,都是六道骸。那個女人不會做出這樣事情,如果她沒有遇到骸的話。
心中所存的疑問被六道骸一句話打消,隨之湧上來的是憤怒和殺意。
就算是六道骸,也不允許因爲無聊的原因而幹涉他的過去。骸就像違反了基本原則,這一點在雲雀恭彌看來是不可饒恕的。
低著頭的側臉看不清雲雀的表情,骸笑著,聽見雲雀說衣服還你,就見風衣撲面而來緊接著後腦一痛便失去了知覺。


( 2009.12.25 ) ( 浮雲軒 ) ( COMMENT:0 ) ( TRACKBACK:0 )
《The meaning of us》 骸雲(6918)
曾經在耳邊呢喃的低沈情話,如今回想起來,六道骸到底都用那魅惑的聲音說過些什麽呢?
他不記得。也不會記得。
空白的腦中,有關于那個人的記憶好像被誰抽走,只剩下一句孤零零的話語——kyoya,what's the meaning of us?
……


——《The meaning of us》十年骸雲



( 2009.12.06 ) ( 浮雲軒 ) ( COMMENT:0 ) ( TRACKBACK:0 )
[骸雲][剥皮櫻花續集]血光寶石 (四)
川平一直對雲雀的想法有所疑問,爲什麽就那麽肯定那個人不是Sapphire而是冒牌貨?當他在雲雀面前指出反正Sapphire的屍體也不知去向了誰知道他們的組織有沒有搞什麽奇怪的研究。雲雀的回答很肯定,說親手殺死的人,他不會弄錯。
這算是什麽理由?
然而就在那一天夜裏,雲雀套上了長風衣出了門。
其實這件風衣不是他的,只是匆忙整理行裝到此地打開以後才發現,他誤拿了六道骸的衣服。心想著回去要好好訓骸一頓,別老是把衣服亂堆結果和他的混在一起。


( 2009.11.25 ) ( 浮雲軒 ) ( COMMENT:0 ) ( TRACKBACK:0 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